L-52KL

老零这两张乍一眼怕不是镜像反转……有点不走心了吧

大泉哥咱能不掉了吗!我看板也不是你的游君啊!

当柯南很累的你可考虑清楚了

已经到了一不留神就会想象的阶段了啊……
离到策划阶段
不知道还有多远

衰然:

我回来了……结课作业真的画到手废

之前四页脑洞小短漫,关于死亡和轮回。朔间兄弟真·吸血鬼设定,我也不知道算刀还是糖了,ooc我的锅_(:_ゝ∠)_……

作画bgm:Adam Lambert - Outlaws Of Love                                 

园游会

姜姜:

1.



圆滚滚的气球争先恐后地飞向空中,熙攘的人群慢慢聚集在一起,苏沐橙跟着叶修慢吞吞地走在队伍最后,刚把入场券递给工作人员,就听砰砰砰三声礼花响起,绸纸撕成的彩带在入口处漫天飞舞,其间夹杂着白色的纸片,好奇捡了纸片的人发出尖叫声吸引着更多的人去捞还在空中的白色纸片。



叶修懒洋洋地把手揣在兜里,对这场园游会搞的噱头兴趣缺缺,刚侧过头想跟苏沐橙说让她自己去玩,就被人猛地向前推了一把。



同样被推的还有苏沐橙,两个人齐刷刷地回过头,就见苏沐秋穿着件白色涂鸦的t恤,头发短短的,露出饱满的额头和一双略带不满的笑眼:“你俩真是,难得出来玩,别这么懒好不好?”



他说完不理两个还傻愣着的人,积极地涌进了人群中,手臂伸得老长,连着蹦了好几下抓了几张白色的纸片在手中,展开一看,喜笑颜开地冲苏沐橙和叶修招手:“哎,快过来!这玩意儿是许愿券,可以换东西的!”



叶修盯着他挥舞的手,没动。



“快点啊!”苏沐秋不满。



倒是苏沐橙先一步回过神来,拽着叶修往前小跑了两步:“这就来了!”



他们三个头挨着头看苏沐秋手上的许愿券,只抓了四张:两张零食券,一张饮料券,一张命令券。



“这个就是可以换东西吃的吧?”苏沐橙挽着苏沐秋的胳膊问,“只有三张哎。”



“等会儿去看怎么多搞两张。”



“命令券?”叶修把它拿在手里,翻到背面看说明:“可以命令任何一个人做一件事。这个有意思。”



他四下张望了一番,还用脚踢了地上堆得厚厚的彩带。



苏沐秋喊他:“咱往里面走呗?你在那儿蹲着干嘛?”



“看看还能不能捡两张。”叶修站起身,略遗憾拍拍裤兜。



2.



苏沐橙初中的时候,遇上校庆,也参加了一次游园会。



说是游园,其实地点就在操场,没有气球彩带之类的花样,游戏规则很简单,去参加运动项目,成绩合格就能领券,攒够一定的券就可以去换东西。



因为是校庆,学校难得对外开放,苏沐秋就领着叶修去操场的看台晒太阳,怀里抱着苏沐橙的水杯和外套,叶修百无聊赖地支着下巴打呵欠,等苏沐橙又赢了一个项目兴奋地冲他们挥手时,才稍微坐直了些,表示自己在看。



苏沐橙运动细胞很好,玩什么游戏都上手很快,很快手里就攥了一把兑换券,被她手心的汗揉得皱巴巴的,一股脑全塞给苏沐秋保管,苏沐秋就耐心地一张张给她捋平,眯着眼看兑换点的礼品。



快结束时她跑去投篮,折腾好几次总算连投八个进篮,场边的男孩冲她吹口哨,苏沐秋拍了拍正在走神的叶修:“走了!”



他们刚走到篮球场苏沐橙就脚步轻快地跑过来摊开脏兮兮的手作势往苏沐秋衣服上。



苏沐秋往旁边躲了躲:“别瞎抹啊!小白眼狼,弄脏了衣服你洗啊?”



“我洗就我洗!”苏沐橙嬉笑着追着苏沐秋跑,倒是叶修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你看看你这手。”



苏沐橙喜欢闹自家哥哥,却挺听叶修的话,闻言小跑到水龙头边把手洗干净了,又问他们:“我得了好多券呢,去换什么呢?”



能换的东西倒挺多,苏沐橙在兑换点挑挑拣拣半天,就换了个厚笔记本,“剩下的换可乐好吗?”她指了指被包装成一箱的12听易拉罐。



“就换可乐呀?”



“零食也行,不想要什么文具。”苏沐橙嘟了嘟嘴。



“成成成,今儿我俩沾你的光反正。”



3.

他们三个走得慢,进了园里各个点都聚集着人,苏沐橙好奇地张望:“就是玩游戏,合格了就领券。”



“真麻烦。”叶修叹气。



苏沐秋斜了他一眼:“你就懒吧你。”



路过打气球的点时苏沐秋停了停:“哎,那小帅哥枪法不错啊!”



叶修嗤笑:“什么小帅哥,人家现在可比你大。”



他俩说的是正站在小摊前平稳地端着玩具气枪,眼神专注锁定目标扣动扳机十发九中的周泽楷,孙翔在旁边问摊主要许愿券,余光扫到叶修,哼哼唧唧不情不愿地冲他挥了挥手。



“你们领什么券呢?”叶修和苏沐秋走上前去。



周泽楷也回过头,冲他们笑了笑:“饮料券。”



“这个好!”苏沐秋说,“哎这要求十发中几个啊?我也来试试!”



叶修从后面拽住他:“打气球没什么意思,再看看吧。”



倒是孙翔不高兴了,冲叶修吹胡子瞪眼:“什么没意思?你行你上啊!”



“哎哟哥一把年纪了哪还玩这些小孩玩的东西啊。”叶修呵呵一笑,“走啰!”



这个园游会做得热闹,一路上都扎着彩带和气球,苏沐秋给苏沐橙摘了个粉色的气球,把线缠她手腕上:“你想玩什么给哥哥说哈。”



“嗯嗯!”苏沐橙笑眯眯地点头,她和叶修并肩走着,苏沐秋走在前面领着他们,倒有点像以前三个人一起逛菜市场,苏沐秋趾高气扬地当着总指挥,带着他们在菜场里大扫荡。



她正侧过头准备和叶修说话,楚云秀就从背后猛地搂住她的脖子:“沐沐,老叶,刚还在找你们呢!”



楚云秀身后站着韩文清和张新杰,叶修跟他们打招呼:“老韩玩什么游戏啊?”



“打地鼠。”楚云秀接话,“老韩可厉害了,赢了三张券呢!”



韩文清黑着脸哼了一声。



叶修笑得合不拢嘴:“打地鼠?哈哈!不愧是拳皇,牛逼牛逼!”



楚云秀亲昵地搂着苏沐橙:“要不咱一起玩呗?你俩搁这散步呢?”



苏沐橙摇头:“叶修说陪我逛逛。”



“好吧,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啊,你们别走散了。”



“知道了。”



等他们三个人走远了,苏沐橙挽住在一边安静等他们寒暄的苏沐秋的胳膊:“哥哥,她是楚云秀,玩的元素法师,跟我关系可好了。”



“哦哦,你的小姐妹是吧?”苏沐秋笑:“人还挺漂亮。”



他转头又问叶修:“你刚说拳皇,是说大漠孤烟?”



“是啊!”



“就是他啊!”苏沐秋摸摸下巴,“真人倒是挺大漠的。”



“人拳套都被你顺了。”叶修笑。



“嘿那不是你爆出来他不要么!”苏沐秋瞪他一眼,“那可是橙武啊!”



苏沐橙推着他们走:“什么橙武银武,你们快点,人家都拿了好多券了!”



4.

“我靠,就这么一会儿你俩就吃上了?”叶修看着正站在张佳乐旁边喂张佳乐吃鸡蛋糕的孙哲平,见他手腕上缠两个装零食的口袋,身上还背一个小花图案的水壶,有几分无语:“老孙你这是带幼儿园小朋友春游呢?”



张佳乐正叉着腿套圈,他套圈玩的也是百花式打法,一次十个圈天女散花般扔出去,堪堪套中两三个,嘴里被孙哲平投喂的零食塞得没来得及说话,鼓着腮帮子含糊着骂叶修:“你说谁幼儿园小朋友呢!”



“谁答应谁就是呗。”叶修乐呵呵地应他,见张佳乐又十个圈扔出去,有点好奇:“你在这忙活半天套什么呢?”



“换券啊!一次套中五个就有两张券了。”张佳乐把自己胳膊上一串的竹圈圈撸下来,“你要不要试试啊?”



苏沐橙好奇:“一个一个地扔不是命中率更高吗?”



“那可多没劲。”张佳乐把竹圈递给叶修:“要不要试试啊?”



叶修呵呵一笑:“我怕我扔个十发十中,不是打你脸么?”



孙哲平操着手哼笑:“你可以试试。”



“算了,你们慢慢玩吧。”叶修摆摆手,“祝你好运啊,张四亚!”



“叶修我操你大爷!”张佳乐气得恨不得一双手有十根中指可以比。



苏沐秋倒把张佳乐看了好几眼,“四亚?真四个亚军?这么牛逼?!”



还未到傍晚,日光炙热又明亮,三个人还没玩游戏呢,就围着园子转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苏沐秋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把黄色的小花伞给苏沐橙撑着,正说找个树荫乘凉,就看见不远处有一遮阳棚,下面排排蹲着三人,正哼哧哼哧地啃西瓜。



苏沐秋问叶修:“哎,那是你朋友吗?去搞点西瓜来吃啊!”



叶修反问他:“你还能吃西瓜?”



“我不吃,沐橙总要吃吧!”苏沐秋催促他,“快过去打招呼啊!”



叶修叹了口气,慢吞吞地踱步过去,一看就乐了:“我说张佳乐,你不套圈啦?”



张佳乐把西瓜籽吐出来:“大孙套着了,换券去了。”



“你们这组合还真够稀奇得嘿。”叶修盯着蹲地上斯斯文文吃西瓜的王杰希,和他旁边扔一堆西瓜皮的唐昊,“大眼儿,你们从哪儿弄的西瓜啊?还有吗?”



王杰希指了指旁边小凳子上的水果盘:“自己拿。”



叶修看了一眼,还有两块,便冲苏沐橙招手:“沐橙,过来吃西瓜。”



叶修拿了一块,硬挤到王杰希旁边:“哎,张佳乐,往旁边挪点,给哥留点位置。”



唐昊把手里的西瓜啃完,满足地把西瓜皮一扔:“爽!”



他站起身,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谢了啊王队!”



王杰希淡定点头:“不客气。”



苏沐橙站在叶修旁边秀气地吃西瓜:“这西瓜是王队弄的呀?”



唐昊一听来了劲,连比带划:“欧,太欧了!硬币猜正反,十猜八准,八张券,换这么大一个西瓜。”



张佳乐闻言也冲王杰希竖起大拇指:“老子第一次见转糖人那生肖一转就转个龙的,老王,等会儿我就跟你玩了!”



唐昊殷勤表示:“那我也一起吧!”



王杰希点头:“可以。”



苏沐秋在旁边听着来了兴趣,撞了撞苏沐橙的胳膊:“你想吃西瓜不?哥哥去给你赢券。”



苏沐橙想了想:“我想吃钵仔糕。”



叶修把兜里的三张券递给苏沐橙:“喏,自己去换吧。”



张佳乐嘁了一声:“老叶,你也太懒了吧,什么游戏都不玩,这券是门口捡的吧?钵仔糕也得五张券呢!”



叶修无奈:“大眼儿,你刚在哪儿猜的硬币啊,哥也去玩玩。”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把西瓜皮丢到垃圾袋里,站起身,目光看向苏沐橙:“你玩吗?”



苏沐秋愣了愣,笑嘻嘻地冲他点头。



“往前一直走,靠近湖边的位置。”



叶修抹抹嘴:“成吧。”



他给三人打招呼,领着苏沐橙走了,苏沐秋也冲王杰希挥了挥手,王杰希脸上没什么表情,却冲他颔了颔首。



“我靠!”苏沐秋忍不住又回望了一眼正指挥张佳乐和唐昊收拾西瓜皮的王杰希,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你这大小眼朋友开的天眼啊!”



“他见着你了?”叶修很淡定,“刚是在问你?”



“我冲他打招呼他点头了。”



“哦。”叶修笑,“大眼儿是有点神神叨叨的。”



猜硬币正反的游戏看着简单,要想连续猜中不出错却并不容易,苏沐秋决意要自己玩这个游戏,叶修就负责报他猜的答案,没想到十猜十中,顺利换了十张券。



“哥哥好厉害!”



“欧神附体啊苏哥!”



叶修把摊主给他的许愿券递给苏沐橙:“喏,你的钵仔糕。”



5.

黄昏将至,天空已成琥珀色,叶修三人把园子逛了个遍,期间遇到了沉迷夹娃娃的方锐,玩飞镖赚了一大把许愿券的李轩和吴羽策,在湖边捞金鱼,捞了又放放了又捞的黄少天和喻文州,还有为了给孙翔换哈根达斯冰淇淋一直打靶没归来过的周泽楷。



苏沐秋伸了个懒腰:“人间啊!”



“哟,你还感叹上了。”叶修嘴里叼了个棒棒糖解烟瘾,“还有几张券,再去换个什么吧。”



苏沐橙揉揉被投喂得圆滚滚的肚子:“吃不下了。”



“那就换个别的。”苏沐秋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发,四处张望了一下,看见一个放着头饰的小摊,兴冲冲地拉着苏沐橙过去。



“哎,这扎头发的可以啊。”苏沐秋在摊位上选了半天,选中一个草莓图样的头绳。



苏沐橙给摊主指了指:“这个可以换吗?”



“可以。”摊主把草莓头绳递给她,收下了他们的许愿券。



苏沐橙冲苏沐秋撒娇:“哥哥给我扎头发。”



“哎,我扎不好。”苏沐秋摇头,“让叶修给你扎。”



“也是。”苏沐橙点头,把头绳递给叶修,冲苏沐秋抱怨:“你扎的丸子头一点都不稳。”



叶修手法熟练,把苏沐橙的一头长发握成一束,向上一挽一扭,再把头绳给她戴上,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得苏沐秋目瞪口呆:“你这手艺不错啊!”



“哥这手艺练了快十年,你说呢。”



“这手艺可不能丢啊!”苏沐秋拍他的肩膀。



叶修摇头:“丢不了。”



6.



暮色四合,湖边的灯笼渐次亮起,煦暖又朦胧,湖边有一棵大榕树,古树参天,树干粗壮,看得苏沐秋跃跃欲试。



他们最终决定去爬树。



苏沐秋身姿灵活,蹭蹭蹭几下就爬到了树干上,试了试承重,觉得没问题,冲树下的两个人招手:“上来吧,我来拉你们。”



苏沐橙被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连拖带抱地弄了上去,坐上去时还有点害怕,苏沐秋安抚地搂她肩膀:“别怕。”



叶修在树下喊他们:“给哥留个位置啊!”



“先上来再说吧你!”苏沐秋扯了把树叶丢他。



叶修虽是个货真价实的宅男,真要爬树,费点劲也上去了,三个人坐在高高的树梢上,紧紧地挨在一处,头顶悬着深蓝的夜幕和一轮皎月,脚下满湖的灯笼摇曳生姿。



“真美啊。”苏沐橙感叹,“像一场梦。”



“傻。”苏沐秋揉她的脑袋。



苏沐橙把头靠在他胸膛:“哥哥怎么回来了?”



“想你们了,就回来呗。”



叶修侧过头看他一眼:“那是得多想想。”



“哎,说起来,咱们还有张券没用是吧?”苏沐秋问。



苏沐橙点头,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把他捡的那张命令券递给苏沐秋:“这个用不上了。”



“命令券啊。”苏沐秋把手里的卡片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就命令谁干什么事都成是吧?”



叶修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想干嘛?”



苏沐秋想了想,把命令券递给苏沐橙:“命令听起来不合适啊,就希望吧,希望沐橙天天开心。”



苏沐橙眨了眨眼,皱了皱有点发酸的鼻子:“好啊。”



“几点了?”叶修问。



“七点多吧。”苏沐橙把手机摸出来看时间,“哎,云秀给我打电话来着,是不是该吃饭了?”



“是吧。”叶修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正说着,就有人在树下不远处朝他们招手:“我靠老叶,你怎么把苏妹子带树上去了!我说我们怎么找半天没找到你们,快快快下来,出去吃饭了!”



叶修往树下一看,黄少天、喻文州、张佳乐、王杰希、韩文清……还有很多,在等他们一起去吃饭的朋友。



“该吃饭了。”苏沐秋笑,“去吧,别让他们等。”



苏沐橙仓皇地看了他一眼。



“去吧。”



叶修嗯了一声,利索地顺着树干跳了下去。



“你也去吧。”苏沐秋拍了拍怀里的妹妹。



“我……”苏沐橙有点犹豫,“我怕高。”



“叶修不在么。”



“苏妹子怎么不下来?”方锐问,“是不是害怕啊?”



韩文清想了想:“我去接。”



孙翔和周泽楷也跟了过去。



叶修抬起头,苏沐秋冲他笑了笑:“把我妹妹接好啊!”



“还用你说?”叶修冲苏沐橙张开手臂,“来,别怕,你要是怕我接不住,还有老韩呢!”



苏沐橙闭了闭眼:“哥哥,我跳了。”



“跳吧。别怕。”苏沐秋说。



云聚了又散,轻盈高挑的少女从树干上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到了叶修的怀里。



“没事吧?”孙翔凑过来问。



“没事。”苏沐橙摇头。



楚云秀走过来拉她:“走吧走吧,饿死了都!”



苏沐橙嗯了一声,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棵参天的大榕树上,还坐着一个瘦削的男孩子,他的眼睛明亮又温柔,总让人想到鹿,见苏沐橙回头看她,便朝她挥了挥手,之后便别过了视线,嘴角还挂着笑,似乎是在看月亮,也像是在看星星,他一直坐在那里,像不会消失,又像从未出现。







庸俗的比喻

姜姜:



城郊有批发市场,苏沐秋骑自行车无意经过时发现菜肉可以按斤按两买,不乐意在小生意上计较的摊贩还会大方地送葱姜蒜。


水果能比家附近的市场便宜一半,一大盆草莓不过几十块钱。 晚上三个人坐在饭桌旁,苏沐秋眉飞色舞地向叶修和苏沐橙对比两边的价格,感叹骑一个小时自行车就能省下好一笔钱 。


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即日可待。


小少爷也不再挑剔草莓有烂掉的地方,默默地把烂肉扣掉继续吃,一边吃一边捧场:“还挺甜的,没坏。”


鲜嫩欲滴的那盘放在了苏沐橙的书桌旁。


夏天靠着卧室里的老旧空调过活,开一会儿就关掉,又把风扇打开吹,欲盖弥彰一般强调:“这样降温了吹还是凉快。”


锅碗瓢盆都有了陈色,叶修刚去的时候犯懒,跟苏沐秋打商量,说沐橙去上学,他们就吃两块钱一包的泡面,省钱省事。苏沐秋听他说完,麻溜地给他算了笔账,一袋米面多少钱,一斤肉多少钱,一把小菜多少钱,油盐酱醋平摊下来多少钱,听得叶修头昏脑胀,最后抓住中心词认怂:“你要不嫌麻烦,做饭就做饭吧。”


苏沐秋拿脚踹他:“什么叫我不嫌麻烦,你当你光吃不做啊!哥养你这么多天,该你做饭了!”


叶修撇撇嘴,懒洋洋地站起身,晃荡着进了厨房。


没多久劈劈啪啪的声音响起,听得苏沐秋心惊胆战,跑过去一看叶修正双手握着菜刀剁排骨,没什么肉的筒子骨,买来加上冬瓜炖汤能喝好几天,叶修逞强:“你去玩你的,我马上就弄好了。”


苏沐秋操着手,好整以暇:“剁好了又怎么呢?”


“丢锅里加水啊!”


“生姜切了没?”


叶修莫名其妙:“切生姜干嘛?”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拿过快被叶修剁个缺口的菜刀:“去去去,一边玩儿去。”


苏沐橙上高中发了衬衫短裙式的校服,周末她和同学出门,衣服丢在盆子里,叶修洗t恤的时候顺手给她洗了。


下午太阳大,傍晚去收衣服时叶修对着皱巴巴的衬衫发呆。


实在没办法就扯着嗓子喊苏沐秋!我把你妹衣服洗坏了!


苏沐秋晃悠着走过来,看了一眼就了然:“你还把衣服拧了啊?”


叶修反问:“那不然呢?不拧都是水啊!”


苏沐秋呵呵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吧!你得直接过水,别拧,晾的时候捋平了晾。”


他跑到厕所给衬衫又过了水,一边取衣架一边给叶修演示:“衣架可别拿生锈的,沾上去洗不掉。”


“哦。”


苏沐秋把白衬衫的衣领整理好,把衣摆抚平:“是不是好多了?没熨斗,这样晾衬衫就不皱了。”


叶修配合地呱呱鼓掌:“厉害了苏哥!”


苏沐橙课业重,起得早睡得晚,别人睡觉的时间她得倒两趟公交车去学校,也考虑过让她去住校,但想想她回来洗头洗澡都磨磨蹭蹭的,住宿舍还要排队,头发这么长,断了电吹都没得吹。


但浴室的头发苏沐橙还是得自己打理干净。


“我靠我半夜起来嘘——呃,那个啥,看到地上一把头发吓死了!”叶修想想都心有余悸,“女鬼从马桶里钻出来那个电影你们看过没?”



“看过看过!”苏沐秋兴奋地应和。


苏沐橙羞耻地捂脸:“我错了我这就去捡头发。”


长头发难打理,苏沐秋见苏沐橙头发掉得厉害,还真诚地建议她去剪了个齐刘海:“我看网上说齐刘海容易保住发际线,哥哥也是怕你秃顶。”



可苏沐橙的头发又黑又亮——自从担心自己妹妹秃头,苏沐秋就跑去给她买了生花生和芝麻让她当零食吃,叶修偶尔也跟着吃一点,苏沐橙喝红枣茶他也跟着喝,几个月后苏沐橙养得还凑合,自己倒变得红光满面的。



也问过要不要把头发剪短。



叶修表示随便你,苏沐秋典型直男审美,让苏沐橙把头发折起来他看看:“感觉还是长头发好看啊!不过你想剪就剪吧。”


苏沐橙手指在发尾绕圈,想起同桌抱怨剪了短发每个月都要去理发店修,一睡就塌了没型。


“我也喜欢长头发。”她笑嘻嘻的。



放假的日子也会结伴出去玩,他们坐公交车,一张贴了小樱卡通头像的公交卡三个人打,叶修不认路,苏沐秋和苏沐橙就耐心地跟他讲回家应该倒哪班车,在哪里换乘,下车前要记得打卡,这样路程不会多算,别看省的只是几毛几块的,日积月累就够换鼠标键盘了。



从家里偷跑出来,坐上南下的火车开始,窝在人群喧闹气味混杂的车厢里,脑子里除了兴奋和胆怯没来得及容下第三种情绪,糊里糊涂遇到他们兄妹俩是幸运。去苏沐秋家里和他pk完已近十二点,叶修把书包背上坦然地向他们告别,苏沐秋把上了锁的门打开,楼道的灯坏了,黑漆漆的,他问他你去哪儿呢。



叶修茫然起来,“先看看。”他镇定地说。



苏沐秋无语,又一把把叶修拉回屋子里。



苏沐橙正在做作业,听到动静也探个脑袋出来看他们。



“小屁孩,好好的家不待学人离家出走。”苏沐秋嘀咕两句,语气有些不屑。



叶修轻飘飘地抬起眼皮:“手下败将。”



“你!”苏沐秋瞪他一眼,把叶修的书包扯下来丢给苏沐橙:“行了,别走了。”



苏沐橙抱着叶修书包忙不迭点头:“你没地方去吗?就住我们家吧。”



“来来来,再跟哥打两把。”苏沐秋把门拉过来锁好,“你不读书了是吧?”



叶修嗯了一声,“你在游戏里赚钱?”



“干嘛?”苏沐秋挑了挑眉。



“我也能赚。”叶修强调,“交生活费。”



在网游里赚钱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对两个技术顶尖的大神来说还算轻松,苏沐秋在游戏里浸淫多年,赚钱的门路摸得门清儿,什么都能接,给人练级、代打、刷装备、打boss——他甚至还会写外挂。叶修同志只负责完成苏沐秋同志分配的任务,至于如何谈价、收钱,赚的钱如何分配,都是苏沐秋同志的事了。


等玩了荣耀,大大小小的比赛参加了不少,陶轩早就有心收拢他们组成战队,物质上提供了不少帮助。需要去外地的,买好火车票苏沐橙就给他们收拾行李,苏沐秋只给两个人留了点坐车吃饭的钱,其他的全给了苏沐橙:“陶老板要包吃住的,你别担心,啊。”


苏沐橙捏着钱:“那我把钱给你们存着。存在我们那张卡里。”他们三个一起用苏沐橙的身份证开了张卡,语气狂妄,信誓旦旦地拍胸脯保证以后里面的钱一定够买一间三室两厅的大房子。


“不用存。等哥哥给你赚大钱回来。”苏沐秋摸她脑袋,想了想又从苏沐橙手里抽回了一百块:“叶修要买烟,还是给他留点。”


叶修还在卫生间拿冷水洗脸,他熬了夜,人还有些没清醒。


苏沐橙把他们送到门口,陶轩已经打电话在催,苏沐秋握着话筒应着先下了楼,回头和苏沐橙摆摆手。


叶修也摸摸她脑袋,“晚上把门锁好啊。”


“知道了。”


叶修趁苏沐秋没注意,小声说:“等我们回来,带你去吃冰淇淋。”


苏沐橙眼睛一下子亮了,连连点头:“好。那你和哥哥要加油。”


“那必须的。”叶修笑,“走了。”


“拜拜。”苏沐橙冲他挥手


苏沐秋隔着两层楼喊他:“叶修!车到了,快点!”


“来了!”叶修应了一声,三步并两步跑了下去。


苏沐橙站在门口,突然想到一个很俗气的比喻。


落魄的公主留在破旧的城堡里,勇士们出门披荆斩棘。


会打败恶龙,满载而归。


从此,公主与勇士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捂脸打个广告 伞修橙目前最满意的是园游会那篇 有兴趣可以看看)


我想要的和我需要的完全不一样啊
没关系
反正哪个都没可能的

莲花君:

黄少天,能说多少说多少。


周泽楷,能说多少说多少。


                         ——《论中文的博大精深》